跛脚村医陈庆国26年行医路

来源:现代快报|2014-01-07 17:34:09
摘要:渡口村有3000多名村民,经陈庆国诊治的,有1000多人,几乎占去留守村民的一大半。而对于陈医生26年如一日的辛勤付出,一位70岁的老村民连连说好,“随叫随到,好!”

 

现代快报网电(记者 付瑞利)小学5年级时,看着父亲深夜出诊,他萌生了做一名乡村医生的念头。20岁那年,他开始学习治病救人。一晃26年过去了,他依然走在乡村医生这条路上。不管刮风下雨、酷寒炎热,淮安市盱眙县皇祖陵镇渡口村的村民们,只需一个电话,就能请他上门看病。

他认为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而且还很不幸,出生时即患上小儿麻痹症。但村民们遇见他时,都会大老远就打招呼,还让他到家里坐坐。他美滋滋地说,医生当成这样,值了。他就是陈庆国,一个每天忙碌在乡间小路上的跛脚村医。

学医

行医

跛脚青年成了

最让村民信任的医生

出盱眙县城,往西北方向行驶10多公里,就到了渡口村。这个村子因紧靠陡湖,水网密布,交通不是太便利。加上大量村民分散生活在湖区,很多地方要靠划乘小船,才能到达。1967年2月,陈庆国就出生在这里。他的父亲是一名赤脚医生。

陈家兄弟姊妹多,一家人挤在用茅草盖起来的土房子里。幼年生活给陈庆国印象最深的是,深更半夜常有人跑到家门口,大喊一声“陈叔”,将被窝里的父亲喊去看病。

小学5年级时,一天夜里父亲被叫去看病,陈庆国已能够体会这份辛苦。“父亲年龄慢慢大了,跑不动了。村里老人、孩子生病,总得有个人懂看病。我想等他退休了,顶上去。”陈庆国说,有这个想法很简单:一方面为朝夕相处的村民,另一方面为自己考虑,因为患小儿麻痹症,他无法像其他同龄人那样外出打工。

1987年,20岁的陈庆国,开始了他的村医生涯。他先跟着父亲在村里巡诊,学到了一些疗伤治病的本领。“第一次给别人挂水,扎了三针没成功。后来就熟练了。”在盱眙管镇医院,他进行更为系统的学习。之后,陈庆国又到县医院、淮安卫校培训。最终,他获得了乡村医生执业资格。

26年行医经验和不懈努力,让陈庆国成长为一名令人信任的医生。村民们生病急需诊治时,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这个双腿残疾、走路不快的坡脚医生。

行医

半夜出诊、摔伤、落水

这些他都经历过

当上乡村医生,坡脚的陈庆国,看似有了支撑生活的经济来源。但不止一个人认为,对陈庆国来说,这是一份得不偿失的工作。

近日,在皇祖陵镇渡口村,一间冷得坐不住人的卫生室里,记者见到了左手腕肿胀的陈庆国。11月8日夜里,小雨,一个渔民的孩子发热。陈庆国骑车往湖区赶,结果不慎摔倒。皇祖陵镇卫生院院长俞军说,陈庆国也没有报告,是别人把这事告诉了他。

当晚摔伤后,陈庆国打电话向渔民解释,并请卫生室的同事去给孩子看病。他忍痛熬过一夜,第二天一检查,左手腕骨折。这医生当得那么辛苦,有没有想过放弃时?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表示,孩子家人能在半夜打来电话,是对自己的信任。

其实,在陈庆国26年的村医生涯中,类似的困难太多了。最让他难忘的,是1999年除夕夜。“晚上10点多,下着大雪。有个渔民吃坏肚子,躺在床上不能动弹。”陈庆国没说半句推辞的话,背上急诊箱,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拄着棍子,冒雪步行3里多路,走到病人家。挂上水后,他从大年三十一直守到初一天亮。

除了步行,陈庆国时常还要划船出诊。对于腿脚不便的他来说,这是个极大的考验。他也会埋怨自己,两条腿太不争气。撑篙前行时,陈庆国总是“坐立不安”:坐着用不上力,站着又怕不稳。他曾因拔不出戳进水底泥巴里的长篙,一头栽进水里。但陈庆国没有放弃。

村民

随叫随到,陈医生好!

渡口村有3000多名村民,经陈庆国诊治的,有1000多人,几乎占去留守村民的一大半。这也是他颇为自豪的成绩。而对于陈医生26年如一日的辛勤付出,一位70岁的老村民连连说好,“随叫随到,好!”

卫生室墙上有一份作息时间表,早晨上班时间为6点半,一年四季均是如此。需要上班这么早?陈庆国解释,有的孩子半夜生病,老人送不来,就等第二天一大早往卫生室赶。为了不耽误孩子看完病上课,他和同事们定下这个上班时间。

这些就是乡村医生陈庆国的付出,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而是整整26年。但与这份付出无法匹配的,是像陈庆国这样的村医们的收入。俞军介绍,陈庆国每个月能拿到政府补贴500元,加上诊疗费,一个月不到1000元。也正因为如此,随着年龄大的乡村医生退休,这支队伍在不断萎缩。

其实,在2001年春节过后,遭遇“经济危机”的陈庆国,也曾开过小差,希望多挣些钱养家糊口。那时,他下了很大决心,跟着老乡一瘸一拐地来到南京贩卖蔬菜。但只待了两天,他就放弃了。“我感觉,自己还是适合做医生。”

(责任编辑:高宇)返回快报网首页>>
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