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着绑腿的“护士奶奶”一来扎针宝宝不哭还笑了

来源:现代快报|2014-01-08 20:22:25
摘要:“荣护士长啊,她在住院部14楼,儿科,她护理孩子可有一手了,你把孩子交给她放心吧。后来得知孩子爸爸在高速公路工作,妈妈是外地人,奶奶又不识字,荣护士长便安排护士轮流值班,担任“临时妈妈”,照顾孩子。

遇到难扎针的孩子,荣明林会亲自上阵 现代快报记者 李雨泽 摄

“请问荣护士长在哪层楼?”

“荣护士长啊,她在住院部14楼,儿科,她护理孩子可有一手了,你把孩子交给她放心吧。”

去淮阴医院采访,现代快报记者进门随意找了一名医务人员问路,得到这样的回答。

来到14楼,在被加床拥堵的病房走道里,远远就听见了一个活泼甜蜜的声音,“我们豆豆真棒,我最喜欢豆豆了,打针吃药从来不哭,对吧?”说着,这位面带笑容、绑着绑腿的中年护士还拿起梳子,给豆豆梳头发。她就是荣明林,淮阴医院儿科病房护士长,一个坚持在一线岗位30年、从阿姨、妈妈升级为奶奶的平凡护士。

现代快报记者 仲茜

儿科护士长打着绑腿,坚守在一线

1983年,20岁的荣明林从卫校毕业,响应组织号召,来到偏远乡镇卫生院当一名护士。当时,在淮阴蒋集镇卫生院,就她一个科班出身的护理人员,所以从急诊输液护士到助产护士、再到全科护士,荣明林成了医院的多面手,哪里有病人,她就到哪里加班帮忙。

在这期间,荣明林遇到了职业生涯的好多“第一次”:第一次抢救喝农药儿童,第一次当助产师帮难产孕妇分娩,第一次协助外科大夫缝补伤口。特别有几次给孩子护理,让她记忆深刻。“我到现在都记得,一个4岁小男孩,误喝了农药,脸色发青,腹痛难忍,哭得没力气了,哼不出声了,看了特别让人心疼。”荣明林回忆说,“当孩子送来时,我们并不知道是误喝农药,孩子又不知道说哪里疼,哪里有不良反应,大人们只能干着急。”

这样的情况遇多了。“孩子在手中哭,我们心里也揪着,这时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其实比家长还着急。”此后,荣明林不断地自学完善儿科护理知识,从对孩子护理的“无从下手”“雾里看花”,变成现在的“即时、准确判断”。听哭声、听呼吸声,听心跳、按心门,看舌苔、看瞳孔……荣明林在工作中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儿科护理经验,不同的哭声有不同的预兆,不同的呼吸声反映不同的问题。之后,她调入淮阴医院,因为这项特长,便一直留在了儿科工作岗位上。“都说儿科辛苦,整天和不会说话的孩子打交道,又当医生又当妈,但我觉得孩子都特别可爱,尤其生病的孩子更需要人呵护,所以我就一直留下来了。”

15年前,荣明林就担任医院儿科护士长。前两年,考虑她患有静脉曲张症,不适宜长期站立工作,医院提出帮她转行政岗位,但她拒绝了,绑上弹力绑腿,依然坚守在一线岗位。

护理孩子有一手,她让哭声变笑声

都说荣明林护理孩子有一手,12月10日一早,现代快报记者就来到医院,跟随荣明林开始一天的工作。

上午7点半,荣明林带着两位新护士查房。

遇到新病号,荣明林都会先抚摸孩子,问他的小名叫什么,喜欢什么动画片和玩具。遇到老病号,荣明林便俯下身和孩子们打招呼。“荣奶奶来看小豆豆了。昨晚睡得好吗?早饭吃了什么……”都说小孩子怕看见穿白大褂的,但看到荣奶奶来给她打针,小豆豆不仅不哭,反而笑了,一下就扑到荣护士长怀里。

在病房里一圈走下来,记者发现,荣明林几乎知道每个孩子的小名,特别高兴地和每个孩子打招呼,给他们鼓励。她说,七八岁、十来岁的孩子特别有自尊心,这时候就需要大人多鼓励,多表扬,让孩子觉得你尊敬他,喜欢他,孩子就会配合治疗,病就好得快。

细心的荣明林还常会给孩子一个心理暗示,让孩子更有信心。在来到因腿伤住院的10岁小男孩小林床前,荣明林会通过换一块纱布,或是给伤口消毒,来给小林心理暗示,“今天比昨天情况好”。

查房结束,护士们开始为孩子们扎针输液。遇到哭闹、难扎针的孩子,荣明林都会到场指导,实在不行,荣明林会亲自上阵。

入冬后,患肺炎儿童增多,为了能多接收一个孩子,多摆一张床位,荣明林又和姐妹们商量,在走廊、过道增加更多临时床位,甚至连护士站前面也被挤出一个过道,摆了两张床。“孩子既然来了,又生着病,总不忍心让他们走,我们多想点办法,别人就少很多麻烦。”荣明林说。

下午孩子们不用输液时,就会跑到护士站,探头探脑地和护士阿姨、护士奶奶一起玩,此时的儿科病房最热闹,充满笑声。

当起“临时妈妈”,半夜跑回医院

荣明林常对身边的护士姐妹们说,“要把生病的宝宝当成自己的孩子护理,多一份爱心和耐心”。说这句话简单,可要做起来,需要付出更多汗水和辛劳。

记得2011年的寒冬里,刚出三九天,天气十分阴冷,凌晨一点多,熟睡中的荣明林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一看是值班护士小庄打来的。“12床已经穿刺两针还没有成功”,听着电话那头着急的声音,她赶紧穿起衣服,赶来医院。她知道,12床是6个月大的宝宝小浩,巨细胞病毒感染,输液已经十多天了。“这个病输液有个特点,同一个针孔每周只能输液一次。这两天宝宝又多次腹泻,出现脱水症状,如果不继续补液,就有生命危险。”

“当时穿刺难度很大,宝宝哭声又大,家长护士都很着急。”小庄回忆说,“还是荣护士长心细、经验老到,在孩子双脚上、头上来回寻找,终于找到突破点,在孩子头上摸到了一根若隐若现的静脉,然后一针见血,大家才安下心来。”小庄说,怕孩子手脚乱动影响输液,那一夜荣护士长一直抱着孩子输完液,第二天又继续工作。

后来得知孩子爸爸在高速公路工作,妈妈是外地人,奶奶又不识字,荣护士长便安排护士轮流值班,担任“临时妈妈”,照顾孩子。“荣护士长从家里拿来很多自孩子的衣服,还带饭菜给孩子家长吃。”

采访中的感动

孩子喊她荣奶奶

护士喊她荣妈

在采访中,我们得知,有好多爸爸抱着儿子专门找荣护士长扎针,因为爸爸自己小时候也是她打的针。“一家两代人我都抱过的有很多,以前我是荣阿姨,现在是荣奶奶了。”荣明林笑着说。

“荣护士长可是我们儿科的宝。”护士韩春林说。其实,不仅在患者眼中,在朝夕相处的同事眼中,荣明林也被大家视为亲人,被唤作荣大姐、荣妈。在儿科当护士10多年的韩春林就一直喊荣护士长“荣妈”。“那真是发自肺腑的,她不仅在工作学习上帮助我们,在个人问题、家庭问题上也很照顾我们,特别贴心。她常说,‘别人不知道我们的辛苦,有多累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家里闹矛盾是因为不理解,所以我们要多沟通。”韩春林说,“荣妈做人真是没话说,我总对自己说,要是能学到荣妈的三分之一,我就满足了。”

在儿科病房,除了荣明林,很多护士腿上也绑着一副绑腿。这是为什么?“这是荣护士长送我们的,防职业病。”小护士们介绍说,因为长时间维持同一姿势很少改变,血液积蓄下肢,日积月累容易导致静脉曲张。“这成了护士的职业病,荣护士长就是这样,现在只好每天绑着绑腿来上班。要是不用,一天下来,鞋都穿不进去。”

如今荣妈的绑腿也不知道换了多少副。前年,荣护士长还批发了16条弹力绑腿,给当时科里的护士每人1条,“年轻人更应该养成良好习惯,做好预防工作。”

(责任编辑:高宇)返回快报网首页>>
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