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救人溺亡 农民告市政府要荣誉证书败诉

来源:现代快报全媒体编辑:徐超2017-01-11 18:01分享

 

现代快报讯(记者 林清智 文/摄)约17年前,差一天满12岁的句容男孩江伟华为救人溺亡,但未获见义勇为荣誉证书,此后,为了给他这个“名分”, 父亲江志根四处奔走。

2002年8月10日,现代快报以《我想为救人牺牲的儿子讨说法》为标题,率先报道了江志根的故事。

2011年12月,在奔波10余年后,江志根才拿到一张用途为“抚恤金和困难补助金”、总金额15万元的支票,签章单位是“句容市见义勇为基金会”。但在江志根看来,没有荣誉证书和表彰决定,这个结果不算圆满。(详见:2012年7月18日,现代快报封5版报道《10年奔走,只想为见义勇为的儿子正名》)

2015年12月,为了一本见义勇为荣誉证书和表彰决定,江志根起诉句容市人民政府。

2016年5月13日下午,这起“民告官”案件在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现代快报记者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

1月11日下午,镇江中院开庭对此案进行了宣判,现代快报记者在宣判现场了解到,江志根的诉求被驳回了……

缘由

少年为救人溺亡,未被认定为见义勇为人员

“我的儿子救人死了,为什么得不到见义勇为证书?”5月13日下午,见到现代快报记者时,年近六旬的句容市后白镇下古村村民江志根问道。当天下午,距离开庭时间仅剩2分钟,江志根才匆匆步入法庭。他背着的帆布包里装满了各种材料——这些年来,他研究了与见义勇为有关的法规,能背出具体哪一年哪个条例哪一条款的内容。

江志根坐上了原告席,他没有委托代理人。

被告席上,坐着句容市政府副市长袁广军和委托代理人——江苏民中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民。

因为连小学一年级都没有上完、识字有限,江志根断断续续才念完起诉书。本案的案由是句容市政府“不履行见义勇为行政处理法定职责”,江志根的诉求是政府承认儿子的见义勇为行为,并为他颁发荣誉证书、作出表彰决定。

江志根支持这一诉求的事实是,当年儿子是因为救人溺亡的。对此,双方并无异议。

事实上,在2011年12月5日,句容市见义勇为基金会就发文确认了江伟华的救人情节——2000年5月7日下午4时许,同村学生吴某在该村窑厂附近一取土后形成的水塘洗澡时滑入深处,江伟华在与同村其他学生实施救助时不幸身亡。“江伟华在他人遭遇危险时,能有勇敢救助的行为,其精神是可贵的,应予褒奖。”

然而,令江志根不解的是,至今都没有任何机构授予江伟华见义勇为荣誉称号、证书,而没有荣誉证书与表彰决定,就不能证明儿子的救人行为是见义勇为。

对此,句容市政府委托代理人刘民表示,相关部门已认定江伟华救助落水同学是见义勇为的行为,并对其家属颁发了抚恤金、困难补助金;关于要求颁发荣誉证书和表彰决定的请求,2011年9月2日,省市县相关部门召开专门会议,形成会议纪要,作出了不发荣誉证书的决定。

但江志根在法庭上多次强调,自己并不是为了钱。他对该会议纪要并不完全认可。

焦点

不表彰因“事迹不突出”、“不宜提倡”

在刘民看来,江伟华的行为“虽然属于广义上的见义勇为,但是不构成法律上的见义勇为”。面对审判员的提问,他表示,不符合规定之处在于公安机关没有办理申报工作,“不报请的原因纪要里很清楚”。

现代快报了解到,会议纪要里相应的解释是,因为少年儿童思维和自我保护意识不强,如果监护不到位,容易造成严重后果。参照全省乃至全国对见义勇为行为表彰奖励的实践,均不提倡未成年人见义勇为。因此对江伟华的见义勇为行为仅进行奖励抚恤,并由句容市见义勇为基金会对江伟华家属作出抚恤决定,不另发荣誉证书。

随后,审判员追问不给予见义勇为荣誉的相关依据时,刘民指出,法律上的见义勇为含以下3种行为:国家、集体利益和他人生命财产受到违法犯罪行为侵害时,挺身而出,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在抢险救灾中,不顾个人安危,保护国家、集体利益和他人生命财产,表现突出的;其他见义勇为事迹突出的。

刘民认为,江伟华的行为和前两种情况不符,若算第三种,则“事迹不够突出,而且不宜提倡”。

“人都死了还不算突出?”对于这种解释,江志根当庭反驳道,“不从小时候做好事从什么时候开始?到我们这样老了才做好事?”

江志根表示,类似儿子一样的救人事迹并不罕见,江苏省内外对未成年人救助他人的事迹进行见义勇为奖励的例子也不少,“我认为我的儿子也应该有表彰。”

判决

法院称无规定须颁发荣誉证书,驳回原告诉求

1月11日下午2点,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此案。

这一次,江志根早早地来到了法院门口,他仍然认为,见义勇为不分年龄大小,做好事应该从小开始提倡,自己执意跟儿子要荣誉证书,是为了弘扬社会正气。

开庭后,法官直接对此案进行宣判。

法院认为,根据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未成年人虽然可以成为见义勇为的实施主体,但由于未成年人身心尚未成熟,自我保护意识与自我保护能力不强,而见义勇为行为又蕴含大量的风险,为最大限度地保障未成年人的权益,不提倡、鼓励、宣传未成年人实施与自身能力不符的见义勇为行为。

此外,法院还指出,见义勇为的奖励种类和形式多种多样,应由行政机关根据具体事情和情形自由裁量,相关条例并没有必须颁发荣誉证书的规定。句容市政府的会议纪要基于未成年人特殊保护的考量,在对江伟华进行见义勇为确认和奖励的基础上,明确不另发荣誉证书,该决定属于奖励种类及形式的范畴,并无不当。

最终,法院认为,句容市政府已作出行政行为、依法履行法定职责,驳回江志根的诉讼请求。

对于这一判决结果,江志根很不满意。宣判后,他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手上拿着材料找法官要说法,声称法院判错了。

“过去我们国家没有未成年人不建议见义勇为,2000年到2008年、09年,还没有改变我们国家未成年人见义勇为不颁(的规定)。他利用的是现在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用这个来推脱,我儿子在17年前的法他不用。”

离开法院后,江志根向现代快报记者透露,他会上诉,为儿子讨个说法,这次他打算请律师。

相关阅读
推荐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