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东航飞行“父子兵”上阵,带你春运飞回家

来源:现代快报全媒体编辑:蒋文嘉2019-02-01 21:55分享
摘要:张微微和张若潮是东航江苏公司的一对“父子飞行员”。进入春运,他们比平时还要忙,忙到同在蓝天下,地面相见难。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李传华 记者 刘伟娟)张微微和张若潮是东航江苏公司的一对“父子飞行员”。进入春运,他们比平时还要忙,忙到同在蓝天下,地面相见难。2月1日,现代快报记者获悉,父亲张微微是一名“五星机长”,累计安全飞行21160小时,曾担任过空军试飞员的他如今是资深的机长和教员,见证了一批批飞行员的成长。其中最让张微微自豪的是,儿子张若潮也追随他的步伐,成为了一名飞行员。

△父亲张微微

父亲张微微:从空军试飞员到大型机机长

1979年,张微微参加高考,被选拔到空军工程学院学习航空仪表和电器专业。他当年的毕业设计是自动驾驶仪故障诊断,和今天的A320飞机ECAM(飞机中央电子监控系统)程序很相像,如果不是在毕业那年幸运地通过招飞成为一名飞行员,他笑着说,“也许ECAM就会首先出现在中国了。”

学习飞行驾驶是在哈尔滨某航校,两年的飞行学习时间过得飞快。张微微航校毕业后在西北战斗部队飞行了十年,又当了三年试飞员。1998年,他选择回到家乡江苏。张微微到东航江苏公司报到时,正是公司引进A320之际。当年10月他被派到法国图鲁兹改装,12月就开始飞行,2001年3月被聘为机长,2006年被聘为教员,2010年被聘为高级教员,2011年被聘为公司检查员,2013年被聘为局方委任代表。2015年公司开通洲际航线南京—洛杉矶航线之前,张微微作为首批机长完成了由中型飞机到大型飞机空客A330机型的改装。

△东航飞行员父子

儿子张若潮:越来越理解”飞行”二字的含义

从孩童时期开始,张若潮就一直以父亲的职业为豪,对飞机和蓝天的兴趣让他早早就立下心愿,要成为和父亲一样的优秀飞行员。

在张微微的印象中,张若潮明确表示今后要当飞行员是在初三阶段,本以为他还小,这只是想法而已。哪里想到,少年时的张若潮就非常认真地开始向着这个目标努力。他对照招收飞行员的标准,除了认真学习文化课,尤其注意保护自己的视力,坚决放弃了小男孩喜欢的电子屏。后来去检查视力,医生建议他做针灸治疗,他就定期去针灸。张微微也很惊讶,张若潮在无人督促的情况下,居然坚持去做针灸治疗了相当长的时间。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经过层层选拔,张若潮考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技术专业,终于靠近了儿时的梦想——追随父亲的脚步,成为一名民航飞行员。“今天我终于坐在驾驶舱里完成了第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飞行,梦想成真。在这条漫长路上,这仅仅只是一个起点,希望这辈子所有的起飞都可以平安落地。”2014年7月9日,在第一次飞上蓝天后,他写下了这样的句子。

父子俩就像两只风筝,很难同时被拉回家

如今,张微微飞空客A330,主飞长航线,而张若潮飞A320,以中短程为主。父子二人执行的机型和航线不同,聚少离多就成为常态。在张微微妻子眼里,儿子和丈夫就像两只风筝,而她就是那个放风筝的人,牵着父子二人在外飞行的线,但很难有机会把他们同时拉回家。

今年春节是张若潮进入公司的第4个春节,也是第一次驻外过春节。他明白,虽然春节是一个阖家团圆的节日,但是不能回家过年,对于民航人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张若潮从小对和老爸在一起过年的记忆,就是老爸会在过年期间的某一天,拉着飞行箱匆匆赶回西安姥姥家和他们团聚,在姥姥家吃一顿饭、睡一觉又匆匆走了。从小他就知道飞行员家庭的年过得与众不同。如今的他也走上了飞行之路,也开始肩负起责任,也与父辈一样,过着与众不同的年。

今年春节期间,按照航班计划,张若潮要参加驻外飞行,除夕不在家,而张微微年前要飞迪拜,初一要去上海飞阿姆斯特丹。他起初有点担心:如果他们父子都飞行,就只能让妈妈一个人在家过年了。好在后来知道父亲除夕夜能赶回家陪妈妈吃年夜饭,而他可以在初一晚上回家陪伴母亲。

“算了一下今天一共送了457个身在他乡的人回家过年”,受益于父母从小对他的教育,张若潮感到自己春运期间一点小小的牺牲,可以让更多在外奔波的人回家过年,还是很有价值的。

(东航江苏公司供图)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