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啥?南图“镇馆之宝”的主人竟然是只“铁公鸡”?

来源:江苏文脉编辑:苏湘洋2019-04-15 20:32分享
摘要:这两天,南京图书馆门口,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他们说,都是来看南图的“大秘宝”。

这两天,南京图书馆门口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他们说,都是来看南图的“大秘宝”的

这些“大秘宝”是一批藏书

一百多年前

它们属于一个奇人

他富可敌国,花钱如流水

却被人叫做“铁公鸡”

他手下上千人,掌管某神秘组织

却在战乱时散尽家财,只为了...

他生前书房大得吓人,名满天下

而今却埋骨一间水泥厂后面

旧迹难寻

他还有一个奇怪的名字——

丁丙

“丁丙”不是艺名

它来自老丁家的光荣传统

他还有个大几岁的哥哥

大号“丁申”

虽然,爹妈取名好像闹着玩似的

但丁丙家却是个不折不扣的

豪门

他爷爷老老丁做丝织品生意

挣到了第一桶金

他爸爸老丁再接再厉

为子孙后代打下江山

等到了丁丙这一代

业务已经遍及了

粮食业、纺织业、烟草业等

那是相当的有钱

人们老说“土豪”“土豪”

说起“豪”,似乎前面总要加个“土”字

但老丁家却是“豪而不土”

从爷爷辈开始

丁家就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爱好

“修藏书楼”

老老丁盖楼、老丁买书、丁丙修书

到晚清那会儿

老丁家的私人图书馆“八千卷楼”

已经轰动全国,被誉为

“晚清四大私人藏楼 ”

成了无数文人骚客无限向往的地方

可惜的是

生活中的丁丙并非大大方方

有些时候甚至节省得令人发指

堪称一毛不拔的

铁!公!鸡!

比如,平常写字他不舍得用整张纸

常把边角料废纸写得密密麻麻

在寄信时,他连个新信封都不买

直接把别人寄过来的信封翻个面继续用

实在用无可用,他就自己动手DIY

在旧信封上糊张纸

有回,一个当官的要见丁丙

丁丙心疼车钱,竟步行过去

他又怕走路把礼服弄脏了

就带个人拎着衣服一块走

到地方再换上

《儒林外史》里的严监生若是晚生几百年

没准能跟丁丙处成好朋友

△严监生

不过,严监生和丁丙还是很不一样的

前者吝啬是为了自己

别看丁丙平常小气吧啦的

其实那都是为了别人

彼时,杭州有个“善举联合会”,设置了

迁善所、粥厂、粮仓、丐厂,掩埋局等机构

有日本学者称它是——

“中国最大的慈善组织”

丁丙,就是这个组织的“总董”

手下掌管了上千号人,风光无限

其实明白人都清楚

“总董”就是个赔钱的苦差

一没工资、二没收益

就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有一回,丁丙实在被逼得没办法

跑去官府游说,去跟富商纠缠

只要到少得可怜的捐款

苍蝇再小也是肉啊

当“总董”的日子里

丁丙心力交瘁

好不容易期满,要退下去

结果发现根本没人愿意接替

这一干就是15年

这些年,丁丙家里花了多少钱?

有人算过一笔账

河北水灾,丁丙、丁申捐了三千两

黄河决口,丁丙儿、侄捐了一千两

浙江水患,丁丙儿子捐棉衣千件,银子千两

抚恤流民,丁申又捐了三千两

老丁家的钱,全花在别人身上了

可能丁丙唯一舍得给自己花钱的地方

就是买书了

这里面还有几个惊心动魄的小故事

话说,太平天国攻打杭州城

兵临城下,人心惶惶

一天,丁申在镇上买东西

无意瞟了眼店家包东西的纸

啥?!

这竟然是《四库全书》的散页

丁申当时就“方了”

忙回来跟丁丙商量

“买吧!再不买没准被送到茅房糊墙了!”

两兄弟抢救《四库全书》分三步

第一步,先到店老板那里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最后再动用金钱收买

一次就搞到了十多本

第二步,他们花重金找了几个高手

趁着月黑风高夜,偷偷潜入杭州文澜阁

把里面的《四库全书》

一袋袋搬出来

第三步,兄弟俩找到一位书商

以收购字纸名义,搜觅流散的书籍

在消耗了无数人力、物力、财力之后

他们最终收来8000多册《四库全书》

丁氏兄弟救书的故事

也被传为了一段佳话

其实,别看老丁家家大业大

历经战乱的日子,谁都不好过

话说,太平军围城时

粮草段绝,饿殍遍地

有朋友带着本书来,要卖丁家

老丁家也断粮有些日子了

大人孩子吃不上饭,饿得眼冒金星

但是又实在放不下这本书

“要书还是要命?”

面对这个问题,当了一辈子“铁公鸡”的老丁

一咬牙,一跺脚

匀出了最后一点口粮

乐极生悲

正在老丁为了自己这个“明智”的决定欣喜时

太平军打进城里

八千卷楼藏书付之浩劫

三世藏书散失殆尽

丁丙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但并没有因此停止收书的脚步

他作了这样一首诗——

宋元明版真初印

丧乱何曾值一钱

不及红蟫能果腹

破书堆里傲神仙

丁丙一家的所作所为

在流离战乱中守护了渊源文脉

也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光辉

他教育子侄:

此吾祖吾父之志、吾兄(丁申)未竟之事,吾勉成之,小子识之!

丁丙曾主持修复岳飞祠、于谦祠

也为左宗棠建造过生祠

可惜的是,他死后的墓碑已经难觅踪迹

据后人说,那片墓地先是建成了果园

而今已经成为了一间水泥厂

终日和轰鸣的机器声为伴

1907年,丁丙去世后的第九年

他的子孙因经商失败,亏负钜万

为偿清债款,后代将藏书卖给了江南图书馆

这里便是今天南京图书馆的前身之一

这些珍贵的藏书而今成了南图

压箱底的“镇馆之宝”

跨越时间,看着眼前这些沉重的箱子

泛黄的纸张

它们记载的不仅是无数古人的知识心血

更标志着跨越战乱苦难、文人的风骨

当年那个名满天下的富贾

那个热衷慈善的“吝啬鬼”

他的传奇历经百年逐渐模糊

终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

但——

他的那批藏书却还在为无数人输送汩汩清流

细细浸润、节节延伸

那一以贯之的

就是文脉

文 |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阿里亚 王子扬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