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相处一年多,自闭症孩子向她打开心扉“我能叫你妈妈吗?”

来源:现代快报全媒体编辑:余爽2019-07-22 19:43分享
摘要:今年50岁的李树玲是一位多重残疾人,右眼视力不足0.3,右腿因膝盖受伤,屈膝下蹲困难,不能跑跳,但是她坚持用专业知识帮助了80多个自闭症儿童。

现代快报讯(记者 宗青 文/摄)这个暑假,李树玲的儿子没有回南京,留在学校复习考研,“去年的这个时候,孩子过20岁生日,他带上我和他爸爸一起去献了血,当成庆祝生日的方式。”李树玲说。作为一名热心公益三十年的母亲,她感到欣慰和自豪。

今年50岁的李树玲是一位多重残疾人,右眼视力不足0.3,右腿因膝盖受伤,屈膝下蹲困难,不能跑跳,但是她坚持用专业知识帮助了80多个自闭症儿童。

△李树玲和同事们

帮助来自星星的孩子,既要有爱也要专业

李树玲家住在南京市鼓楼区华侨路街道虎踞关社区,每天上午7点,她会先骑10分钟共享单车到公交站台,然后坐21路车,到达应天大街,下车后再骑共享单车,到达单位用时一个小时。

她的同事都很年轻,大家对李树玲的战斗力敬佩不已,“李园长身体不好,但是每天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对她来说好像不是问题。”

用李树玲自己的话来说,是因为热爱。三年前,她创立了一家专业性的社会服务组织,在民政部门注册登记,专门帮助自闭症孩子及他们的家庭。截至目前,共有80多个孩子在这里接受过面对面辅导,通过微信形式进行疏导的也达400多人次。

在工作中,被情绪失控孩子踢打甚至抓伤是常有的事,曾有男教师因为受不了挨打而离职,李树玲的手背上至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但是她没想过退缩。患有自闭症的7岁男孩小老虎(化名)刚来时常常拿头撞人,李树玲与他相处一年多,孩子得到有效训练,情绪逐渐变好起来,有一天,他开口问李树玲,“我能叫你妈妈吗?”这让李树玲感动不已。

这样的孩子有许多,李树玲记得他们中的每一个,还有这些孩子的父母以及家庭情况,她很重视与父母的沟通,“对于孩子来说,家庭环境是土壤,自闭症儿童对土壤的要求其实更高,他们比较敏感。”

在这份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之前,李树玲在南京一家公园工作,上班期间,意外跌伤了膝盖,裹着石膏在家躺了三个多月。这段时间里,她经历了身体和情绪的双重疼痛,为了疏解自己的情绪问题,她让在医院工作的丈夫找来大量精神方面的书籍,学得十分刻苦,之后又通过了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认证。

公益不易做,但是能够聚集更多的能量

社区里熟悉李树玲情况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说,“她非常励志,而且正能量,虽然身体有残疾,但是没有影响做公益事业。”李树玲创办的这家公益性社会组织,办公场所占地800平方米,拥有感统运动教室、奥尔夫音乐教室和沙盘游戏治疗室等功能齐全的硬件设施,并有9名具有教师资格证的特教老师。

△自闭症孩子通过绘画训练

△孩子们正在康复训练教室里进行练习

“启动资金是当年为儿子出国留学存下的教育基金,后来他考取了心仪的学校,我就用这笔钱来帮助自闭症孩子。”在坚持做公益这件事上,李树玲尤其感谢家人。几年前,她作为志愿者,申请接受注射新药的测试,在第11次注射时发生过敏意外,导致右眼视力残疾。类似的“傻事”,她做过不少,丈夫和孩子虽然很担心,甚至反对,最后依然选择做她的后盾。

治疗中,遇到困难家庭,李树玲多半会“阔气”地减免相关费用。现代快报记者看到她身上的T恤和裤子都已经洗得很旧了,办公电脑是她儿子组装的,生活上的一切开支都被压缩到最少,省出的钱可以用来给老师增加工资,为中心添一些学习道具。

△志愿者们做的手工


目前在李树玲的中心,共有400多名志愿者,介入的医院专家也有10多人,熊猫集团的医生和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常常到中心来做活动,一名叫李新的志愿者捐赠了一台钢琴……李树玲很开心大家都聚集在公益的大家庭。
△志愿者们为孩子折的千纸鹤

今年暑假在这里做义工的南京某高校学生,每天准点来到这里,教孩子弹琴、做手工。“李树玲的朴实和爱心,让我们都感觉很有力量又很平静。”一名志愿者说。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