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连线106|武汉抗疫工作日志:在武汉市第一医院,我第一次穿防护服打响“第一场战役”

来源:现代快报全媒体编辑:张宇2020-02-15 14:38分享
摘要:到达武汉的第二天早上,我7点半爬起来洗漱吃饭,领物资。9点开始接受培训。每个时间点卡得都很紧。

口述:江苏省人民医院医疗队 孙珍花 感染病科 住院医师
整理:董菊、周宁人


 
到达武汉的第二天早上,我7点半爬起来洗漱吃饭,领物资。9点开始接受培训。每个时间点卡得都很紧。上午的培训内容是个人的防护要求及穿、脱防护服。防护服是第一次穿,花了比较久的时间,反复看,过脑子强化记忆。戴好口罩、帽子,因为要把下巴下面包住,而防护服又大,拉上去能盖住鼻子,穿好防护服拉上拉链的一瞬间,感觉就要窒息了。往下拉到嘴巴,总算能喘气了。培训会上,刘云队长亲自督促,一个个过关。她说,“只有防护好自己,才能抢救更多患者。谁不过关,就要打上两巴掌。”那会儿感觉,她就是一个大家长!


下午四点,我们正式进医院接管病区。穿上防护服的一瞬间我就缺氧了,10秒后,防护屏上全是雾,后面只有中线视野是清晰的,两边都是水雾,双层手套,手上的感觉非常钝,视野一会清楚一会模糊,只有中线是能看清的,有时候对着灯光好一会儿才能认清CT上的时间。但我们无暇顾及,迅速进入“战斗”状态。

我们8个人,2个小队,病房分2个方向,一组包揽一边。3个组员一人负责3个房间,快速收集病史、判断病人现在情况,小组长负责下医嘱,紧张而高效。我接诊了11个病人,只有2到3个人有点忧虑,不过看到我们江苏医疗队来了,他们明显踏实了不少。一个120送来的阿姨,起初情绪低落,不爱搭理人,我看她基础情况还不错,一直在她身边安慰,“不要担心,你看,吸氧后脉氧能上来,是不是感觉也没有那么闷了?”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我又摸了摸她的额头,额头上已经有冷汗,开始退烧了。看她也没那么害怕了,我也能稍稍松口气了。
从4点进入病房到晚上11点下班,我们都是站着的,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双腿酸痛,但也不敢捶,因为在舱里活动,尽量要幅度很小,只能忍着,想着回去后得好好泡个澡揉揉腿。下班脱了防护服,猛地感觉脸疼,那是因为护目镜压的。不过我的鼻梁耳朵都不疼,也许是因为我是塌鼻梁!
晚上回到驻地,刘云队长早就在门口迎接了。我们说隔离病房里用的手机像素不高,传输慢,她马上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给我们用。我们反馈病房里面通讯不好,她又给我们申请对讲机。虽然工作压力不小,但有强大的后盾支持,我相信一定能够战胜疫情!

图片由本人提供

相关阅读
相关阅读